自嗨和碎片化思维是创业失败最普遍的原因 | 秦伟:唯有努力才会不负光阴

方方信托资讯

信托投资信息,快速掌握,了解市场行情,随时发掘,尽在江山信托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五十岁企业家的焦虑:如何不被这个时代抛弃

来源:xetcf.com  作者:信托理财

四十岁以前,我从来都觉得,挣钱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挣钱,只有自己想不想,没有能不能。哪曾想,在这知天命的年龄,每天的焦虑,竟是如何找挣钱的生意。

  商海摸爬滚打多年

  换来“竹篮打水 ”

  我是重庆某商贸公司的董事长,今年正好五十岁。初中没毕业,十几岁的孩子,就跟着村里人出来闯荡。

  二十岁左右,我便从朝天门批发服装和玩具,贩卖到重庆下辖的几个县城。慢慢地,赚了些钱,有了个样儿,我便琢磨着把规模做得更大。我雇了十来个亲戚和村里人,把批发来的服装和玩具转卖到贵州、四川等偏远地区;又从这些地区批发天麻、腊肉、白酒等特产,转卖给城里人。

  就这样,像模像样地搞了个商贸公司,之后慢慢增加了其他板块的业务。巅峰时期,公司有八百多人。曾几何时,我也春风得意,眺望着自己的商业帝国,带着舍我其谁的霸气。期间,公司经营虽偶有风雨,但还是强劲挺过。就这样风风火火地经营了二十余年,导致我一度自信地认为:自己的孩子也能跟着我的路子,传承我的事业。

  从42岁开始,公司的业绩便开始下滑。起初,我还抱有侥幸,以为和往常一样,只是又一个小波浪,我仍然可以带着我的团队挺过来,一路高歌猛进。面对此种境况,我并没有去变革传统的业务模式,而是继续铺设线下门店,加大广告营销力度,扩展销售团队。但是这一次,公司的业绩却没有相对应地显著增高,成本支出却节节攀升。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个我没有听过的节日——光棍节,年年刷新成交额的记录;直到身边的人戏称那个叫马云的为马爸爸;直到我48岁,公司的业绩已经跌落至新的低谷,整个公司在风雨中摇曳。我才明白,自己终于被那个姓马的干掉了;我才终于明白,这几十年,虽然自己很努力,但是公司的业务模式基本上没有改变和突破。在既定的安逸的舒适圈游走,缺乏创新,这也是导致我失败的根本原因。

  曾经赚钱的生意

  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曾经赚钱的生意,突然不赚钱了,不知道重新去哪里找赚钱的生意。重新出发,不是喊口号,需要实打实的资源和经验,需要看准方向找准突破口。可我这些年,摸着石头过河,一头扎在零售批发上。业务模式老套,思维传统固化,跟不上新时代发展的节奏。隔行如隔山,重新经营个赚钱的生意,难!

  公司每天都在亏损,入不敷出。而家庭多年来形成的消费习惯,对高品质生活的追求,导致经济压力逐年攀升。我必须及时撤出来。

  没有选择余地,我关掉了公司。看着熟悉的面孔,这些人都是跟着我干了几十年的。他们,早已不仅仅只是我的员工,而是我的伙伴、挚友,是我生命痕迹的见证。转眼间,各奔东西,未来飘渺不定,在知天命的年纪。

  公司倒闭了,自己突然闲下来。观望整个环境,我像只无头苍蝇,格格不入。感觉人人都可以对我加以指点,一副看笑话的姿态。前所未有的,对自我的极度否定,在自己圈子话语权的丢失,所谓的面子,对未来的恐惧,如潮水般汹涌而至。心理煎熬远远大于物质的奴役。从高处跌下来的伤痛,不言而喻。

  焦虑、恐慌、迷茫,不期而至。

  病急乱投医,无路可退

  我把公司的倒闭定义成滑铁卢式的失败。之后,我只要沾手,那样生意必然是亏本。不管怎样折腾,结果都是不尽如人意。

  起初,经朋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互联网软件开发公司的90后老板。相比之前做的传统商贸,在我这个“夕阳人”看来,互联网软件开发是个妥妥的朝阳产业。经历上一次失败,我深知创新的重要,互联网恰巧就是一个玩创意的行业。

  我自以为是地认为,这是一根救命稻草,生怕难得的机会溜走。我拿出积蓄,投了好几百万给那个公司。

  开头几个月,确实能拿到分红。我也天真地以为,自己这场翻身仗打得漂亮。可好景不长,这个90后老板,虽然想法可圈可点,但经验还是比较欠缺,在公司未来发展规划和方向上出现了重大失误,导致生意惨淡,经营面临巨大考验。此外,核心技术人员的流失,直接导致业务发展遇上瓶颈,加速了公司的倒闭。

  这样的境况,真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哭都哭不出来。能怎么办?生活还得继续。

  适逢老家县里面,为了招商引资,吸引本土企业家在自家地盘上搞工厂、办企业,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县城的人力成本、厂房租金都比较低,是个难得的机会。汲取上一次的教训,我找来家人和朋友商议,大家都比较支持。

  于是,我抵押了房子,筹到了几百万,风风火火地搞了个做钟表零件的工厂。人力成本和厂房租金确实比较低。但我却没有想到,低薪酬无法换来高质量人才,导致产品质量一般,缺乏市场竞争力。货销不出去,就没有收入,每天都在亏损,公司只能关闭。

  折腾来折腾去,却是一天不如一天,犹如王小二过年。一连串的打击,不给我生的喘息。我对自己更加否定,精神上的焦虑一度让我患上重度抑郁。

  我们这一代企业家,大部分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的,在商海起起落落几十年,经历了千锤百炼,在各自曾经从事的领域,也算得上一号人物。但是,我们对于商学的理解、市场规律的把握、时代发展的趋势以及公司管理和经营的知识等,都没有跟上时代的发展速度,这让我们走了不少弯路。看似偶然的结局,实则是必然。

  我的教训,希望能够给大家警示。

信托公司大全
信托周边
行业资讯
北京市  西城区  崇文区  宣武区  朝阳区  海淀区  丰台区  石景山区  门头沟区  房山区  通州区  顺义区  昌平区  大兴区  平谷县  怀柔县  密云县  延庆县  上海市  黄浦区  卢湾区  徐汇区  长宁区  静安区  普陀区  闸北区  虹口区  杨浦区  宝山区  闵行区  嘉定区  浦东新区  松江区  金山区  青浦区  南汇区  奉贤区  崇明县  天津市  和平区  河东区  河西区  南开区  河北区  红桥区  塘沽区  汉沽区  大港区  东丽区  西青区  北辰区  津南区  武清区  宝坻区  静海县  宁河县  蓟县  重庆市  渝中区  大渡口区  江北区  沙坪坝区  九龙坡区  南岸区  北碚区  万盛区  双桥区  渝北区  巴南区  万州区  涪陵区  黔江区  永川市  合川市  江津市  南川市  长寿县  綦江县  潼南县  荣昌县  璧山县  大足县  铜梁县  梁平县  城口县  垫江县  武隆县  丰都县  奉节县  开县  云阳县  忠县  巫溪县  巫山县  石柱县  秀山县  酉阳县  彭水县  广东省  广州市  深圳市  珠海市  汕头市  韶关市  河源市  梅州市  惠州市  汕尾市  东莞市  中山市  江门市  佛山市  阳江市  湛江市  茂名市  肇庆市  清远市  潮州市  揭阳市  云浮市  福建省  福州市  厦门市  三明市  莆田市  泉州市  漳州市  南平市  龙岩市  宁德市  浙江省  杭州市  宁波市  温州市  嘉兴市  湖州市  绍兴市  金华市  衢州市  舟山市  台州市  丽水市  江苏省  南京市  徐州市  连云港市  淮安市  宿迁市  盐城市  扬州市  泰州市  南通市  镇江市  常州市  无锡市  苏州市  山东省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潍坊市  烟台市  威海市  济宁市  泰安市  日照市  莱芜市  德州市  临沂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辽宁省  沈阳市  大连市  鞍山市  抚顺市  本溪市  丹东市  锦州市  葫芦岛市  营口市  盘锦市  阜新市  辽阳市  铁岭市  朝阳市  江西省  南昌市  景德镇市  萍乡市  新余市  九江市  鹰潭市  赣州市  吉安市  宜春市  抚州市  上饶市  四川省  成都市  自贡市  攀枝花市  泸州市  德阳市  绵阳市  广元市  遂宁市  内江市  乐山市  南充市  宜宾市  广安市  达州市  巴中市  雅安市  眉山市  资阳市  阿坝州  甘孜州  凉山州  陕西省  西安市  铜川市  宝鸡市  咸阳市  渭南市  延安市  汉中市  榆林市  安康市  商洛地区  湖北省  武汉市  黄石市  襄樊市  十堰市  荆州市  宜昌市  荆门市  鄂州市  孝感市  黄冈市  咸宁市  随州市  仙桃市  天门市  潜江市  神农架  恩施州  河南省  郑州市  开封市  洛阳市  平顶山市  焦作市  鹤壁市  新乡市  安阳市  濮阳市  许昌市  漯河市  三门峡市  南阳市  商丘市  信阳市  周口市  驻马店市  济源市  河北省  石家庄市  唐山市  秦皇岛市  邯郸市  邢台市  保定市  张家口市  承德市  沧州市  廊坊市  衡水市  山西省  太原市  大同市  阳泉市  长治市  晋城市  朔州市  晋中市  忻州市  临汾市  运城市  吕梁地区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市  乌海市  赤峰市  通辽市  鄂尔多斯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阿拉善盟  兴安盟  吉林省  长春市  吉林市  四平市  辽源市  通化市  白山市  松原市  白城市  延边州  黑龙江  哈尔滨市  齐齐哈尔  鹤岗市  双鸭山市  鸡西市  大庆市  伊春市  牡丹江市  佳木斯市  七台河市  黑河市  绥化市  大兴安岭  安徽省  合肥市  芜湖市  蚌埠市  淮南市  马鞍山市  淮北市  铜陵市  安庆市  黄山市  滁州市  阜阳市  宿州市  巢湖市  六安市  亳州市  宣城市  池州市  湖南省  长沙市  株州市  湘潭市  衡阳市  邵阳市  岳阳市  常德市  张家界市  益阳市  郴州市  永州市  怀化市  娄底市  湘西州  广西区  南宁市  柳州市  桂林市  梧州市  北海市  防城港市  钦州市  贵港市  玉林市  南宁地区  柳州地区  贺州地区  百色地区  河池地区  海南省  海口市  三亚市  五指山市  琼海市  儋州市  琼山市  文昌市  万宁市  东方市  澄迈县  定安县  屯昌县  临高县  白沙县  昌江县  乐东县  陵水县  保亭县  琼中县  云南省  昆明市  曲靖市  玉溪市  保山市  昭通市  思茅地区  临沧地区  丽江地区  文山州  红河州  西双版纳  楚雄州  大理州  德宏州  怒江州  迪庆州  贵州省  贵阳市  六盘水市  遵义市  安顺市  铜仁地区  毕节地区  黔西南州  黔东南州  黔南州  西藏区  拉萨市  那曲地区  昌都地区  山南地区  日喀则  阿里地区  林芝地区  甘肃省  兰州市  金昌市  白银市  天水市  嘉峪关市  武威市  定西地区  平凉地区  庆阳地区  陇南地区  张掖地区  酒泉地区  甘南州  临夏州  宁夏区  银川市  石嘴山市  吴忠市  固原市  青海省  西宁市  海东地区  海北州  黄南州  海南州  果洛州  玉树州  海西州  新疆区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石河子市  吐鲁番  哈密地区  和田地区  阿克苏  喀什地区  克孜勒苏  巴音郭楞  昌吉州  博尔塔拉  伊犁州  东城区  香港区  澳门区  台湾省